Moonlight Jellyfish

Every teardrop is a waterfall.

 

《坤州杂记》(洋岳/架空抗战AU/军人设定)

天啊啊啊啊啊太棒了吧

岳本岳:

*谈情说爱真的不多
*架空抗战AU军人设定
*略微粗俗OOC大写预警


“……接水登火车站站长室!……”


“此处西南军第二梯队司令部指挥所!请指示!……”


“……他妈的齐艺这王八犊子老子给他一个营突围就是让他投诚的?狗娘养的贼眉鼠眼平时就觉得不是个好东西……”    


“……桑庄娄滋博的二旅给我顶住了!发报去告诉老娄桑庄要是丢了回家种地的机会都没有咱们所有人都得到地底下种地去!奶奶个腿儿……”


天虽黑了,但外面炮火声枪声却是不断。第二梯队指挥所里此刻正是乱糟糟的时候,来回有人满脸乌七八糟的穿梭着,几台电话机电报机都在连线,空气里满满的燥热急火攻心的分子,满地的烟头,连平时军营里的大老粗们都公认的好脾气人周锐都忍不住爆了粗。


周锐几步从隔壁接线室窜到了屋里的大方木桌子,甩了一张电报“啪”地按到了桌子上:“崩指望着右翼援军来了,妈了个巴子的齐艺老王八直接投降了还他妈怎么突围!” 


这要放平常,大伙儿都得笑素有知心“大姐”之称的周锐能骂娘那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值得纪念的事儿,可现在没人管他,刘参谋一把拽了电报过来,逐字逐句看,末了呸了一口唾沫连鸡巴都不想骂。


顶上只挂了一个灯泡,电路不好,时亮时暗的,把一圈人的影子都映到方桌中间的作战图,一个又一个的黑圈子,就像是笼罩在众人脑子里的黑雾。第二梯队指挥官庞权阴着眉头,满脑子都是一句话——吾命休矣!


“庞总司令。”


在这一阵令人心惊的静默中,一个人的声音响起,越发显得突兀。


“庞总司令。”


周锐拽了拽他旁边人的袖子,“老岳……”


说话的人是岳明辉,坤州岳家少帅,岳明辉。


当然,他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参谋而已。岳氏军阀内部派系虬乱,岳大帅把儿子下放到军队里让各方各派的睁大的眼睛瞧着错处,尤以一些自诩跟着岳帅走南闯北以坤州为中心打下东北天下的老一辈,对岳明辉防备的很。


“辉小子,你想说什么啊?”庞权硬挤出了一个慈爱的笑,做出长辈的样子。


岳明辉的位置在长桌尾端。他长相温润,单看的确有世家大少爷的气度,可他此刻偏偏咧着嘴,只露出一颗小虎牙,冷笑连连。


他起身,踩着外头点点枪炮子弹声悠悠走向主位的庞权。


“庞叔,侄子斗胆想问问您接下来打算怎么指挥啊?”岳明辉绕到庞权的高背椅子后面,胳膊搭上了庞权的肩。


庞权想动,被岳明辉压住了动弹不得。


“辉小子,你一个小小的参谋——”他话没说完,就被岳明辉拔出了腰间的配枪直接顶住了脑袋。


“的确,小小的参谋而已,可您别忘了,我还是岳明辉。”


事发突然,但在场的所有人都眼观鼻鼻观心,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庞权这些年,树敌太多且刚愎自用,有点脑子的都知道,大帅把自己儿子下放到他的部队里可不只是“跟着庞叔学习带兵”这个原因这么简单。


“岳明辉,你爸都不敢这么对我,你更没资格!”


“我是没资格,但因为你指挥失误而无辜丧生的一万五千将士有资格 !”


岳明辉脸上根本看不出来什么表情,他扔了个炭笔到作战图中间,厉声道:" "战场上枪炮无眼,每天消耗的是咱们的战士,是咱们的人,如果没有战争人家可能还在热炕头上搂着老婆孩子!那他妈的不是地里的玉米杆子一个一个放哪儿让人直接薅的,那是活生生的人,都指着命令决策活命呢!"


“可您现在要干什么?让我猜猜,您是不是想让留守兵力全部突围,您带着警卫连从西北处羊蛇沟逃到附近的傣族村啊?”


庞权闻得此话瞳孔大震,“岳明辉!我看护你是我小辈,你却信口雌黄污蔑我!”


“是否信口雌黄端看你心中是否有鬼,庞叔。”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岳明辉轻巧地把枪转了一个圈,握住枪托直狠敲在了庞权的脑袋,“现在,还是请您闭嘴吧。”   


几个参谋被岳明辉这利落的动作看得一愣,然后瞬间站直了军姿。少帅这是赤裸裸地逼宫夺权啊,参谋们心里转着圈圈,哪知道周锐突然后脚跟一拢,啪地敬了个军礼:“请少帅指示!”


周锐是谁?那是岳明辉从小光屁股玩一起长大的拜把子兄弟!说是最贴心窝子的人都不为过,周锐带头站队,而此时正逢战事吃紧,少帅愿意领这个头,他们也做顺水推舟吧。


“第二梯队请少帅指示!”


“第二梯队请少帅指示!”


“第二梯队请少帅指示!”   


周锐叫了警卫员来把被敲昏的庞权搬走扔隔壁屋地上。岳明辉沉气,眉头皱得更高,又从军大衣兜里掏了一包“青产造”,拿了一根出来,把整包扔桌子中间,示意一人一根分了。“青产造”是进口烟,劲儿大,岳明辉进了军营才开始偶尔抽烟,此刻吸了一大口,喘出口浑气,就开始咳嗽。   


大家都分散了坐好,岳明辉拿着搪瓷碗喝了一大口水,气氛稍稍平复了一些。周锐看看岳明辉似乎静气了一点,拿不准儿是不是该继续说,岳明辉听了听外面的枪炮声,倒是先开了口:“老周,想说啥直说。”  


一听岳明辉叫他老周,周锐心里有点儿底了,伸长胳膊拍了下岳明辉的肩膀:“你也别太急了老岳,着急也吃不了热豆腐啊,第二梯队守备还有一万八千人,你静下心,咱们肯定能反转战局。”   


良久。     


“这不是急不急的问题。”岳明辉仰头,手指在斑驳的木桌上一顿一顿地点着,他一字一句道:“你们自己听听,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多少子弹出了镗?那是命,一个枪子儿一条命!”    


“是!”    


所有人都正色,端正了身子。    


一个枪子儿一条命。   


谁不是是娘生爹养土地的儿子,人心都是肉长的。    


“现在开始报告!”  


“明白!周锐啪地起立,“报告少帅!我总部目前与四旅秦子墨部失联,五旅郑锐彬部发报余部仅不足四个团的兵力,目前在邱子屯整顿守住右翼二道防线,二旅娄滋博部目前正面坚守桑庄。” 


“报告少帅!”刘参谋起立,“齐艺带领一个营突围左翼不成投降,目前左翼一道防线三水河失守,二道防线阳庄仅两个团的兵力,而据情报,对方N国军队有至少一个旅的兵力在集结主攻左翼。”


“报告少帅!…………”  


…………    


所有人报告完毕。   


岳明辉身子前倾,椅子后腿翘了起来一下一下的点着地,就听隔壁屋秘书长一片乱糟糟中拿个电话喊过来:“少帅!总司令部韩沐伯代表来电!”   


“讲!” 


“第一梯队第三梯队在各自战区陷入胶着状态……自顾不暇。”   


静默。   


“听见没?” 


死水一般。   


“都他妈听见没!”岳明辉突然吼了一嗓子,脖子上青筋都爆了出来,他腾地站了起来,踹翻了身后的椅子,“之前我和周锐主张什么来着,靠别人还不如靠自己!李平板王深沟还有孟庭苇,你们和庞权一起主张派出去齐艺,结果呢?结果呢?!”   


被提名的几个参谋都低下了头。   


岳明辉没给他们请罪的机会。他急声道:“听炮声,敌军大概是隔两个时辰冲锋一次。电令五旅张旅长二旅娄旅长尽全力守住防线,刘参谋张参谋,你们各带两个警卫营前去支援,只剩一兵一弹也给老子坚持三天!告诉他们回来我岳明辉请吃猪肉炖粉条!”   


只这一句就冲淡了指挥所内急躁的气氛,大家都笑了。刘参谋张参谋都立正站好:“是!一定将话带到!一字不差!娄旅长要是听了一定会牟足了劲等着回来把少帅的家底儿吃光呢哈哈哈哈。”   


“老娄那小子——”岳明辉挑眉轻笑,“那就记得留着命回来,我爸哪儿还留了几瓶好酒,回来了通通给你们分了。”


“大帅的酒可不是经常能喝到的啊。”周锐一听这话也笑了,然后就看到岳明辉起身套了外大衣,抓了枪,楞了下,“干嘛去老岳?”


“剩下的人随我到阳庄,怎么着,左翼要拱手让出去?”


“岳明辉你给我冷静点!来的时候大帅怎么嘱咐你的?你是少帅——”


“我现在不是少帅——我也是第二梯队的兵!”


岳明辉猛地停住脚,转头训周锐,“多说无益,任务没听懂?还他妈愣着干嘛?”


他当先出了指挥所,周锐还在后头跟着,叨念个不停:“我说老岳,我替你去行不行你要是出个好歹的——”


“放心我要是出个好歹我爸绝对不能扒你皮,你就替我把指挥所守好了,对了,水登火车站还是没接上?”


“是,断线状态,第一梯队韩司令那儿接不上,没法知道李团长现在的情况。”周锐知道岳明辉到底要问什么,两天前岳明辉收到消息,李振洋所在三旅二团失联。之后岳明辉就异常阴沉。


他倒是没法评判李振洋和岳明辉之间的关系,这两个人是不同种类的刚劲。两人都是是军人世家出身,在G国念军校的时候梁子就不小,几年下来,虽然两人大架小吵没少,但是关系也在不知不觉中近了些——毕竟李振洋不回晋州做他的少帅反而来坤州和岳明辉厮混着,周锐觉着,这里头肯定有事。他觉着自从上次坤州内部演习之后这俩人就不一样了。


具体那儿不一样了,他还真不好说。  


岳明辉眼皮搭了搭,脚步没停。  


接不上,也好。  


接上了,这马上要上战场,反倒不知道说什么。  


岳明辉叫了一联络兵带路,周锐趁着岳明辉上马,问了最后一句:“为什么要让他们坚持三天啊?”    


“留给他们心中的援军,说不定,还真有呢,秦子墨不是失联了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窜出来,他净整这种事。三天是我计算的可以坚持的最后时间,三天坚持不了,咱们二四五旅就一起见青天去吧。”





李振洋领着余部千辛万苦回水登火车站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韩沐伯收到他回来的消息,那简直了乐开了花——二团奇袭解了第一梯队正面战场之困,改变了整场战局。


“李团长一路辛苦——”


“不了不了不辛苦!”李振洋几步溜进指挥所,趁身边没外人,问韩沐伯,“老韩,二梯队哪里来信儿没?”


韩沐伯那话儿就卡在嗓子眼里,半截也吐不出去。李振洋这是问谁他能不知道吗!


韩家和岳家是世交,岳明辉也是是他看着长大的。岳明辉回国之后去坤州军官进修院呆了一年,当时身边就有个李振洋。


李振洋是谁别人不知道可以,他可门清儿的很——东南晋州李氏军阀的大少爷不在自家军队里,竟跑来跟着岳家少帅来坤州从小兵当起——足可以看出这俩都不是什么省心的家伙。


但这两位军阀少爷也的确是他见过的在军事上最有天分的学生,他知道这俩人不管是吵架还是打仗都不断,也算是另一种情况下的形影不离。二梯队那边在战时来过电,只不过线路被炸接不上。线路修好后,他第一时间回电,却不知道该怎么把得到的消息告诉李振洋。 


“咋了?出事儿了吗?”李振洋一看韩沐伯欲言又止,抬头纹皱出了五六条,当下眼皮子就跳了跳。


“你先喝口水,这刚回来喝碗热汤缓缓。”


“喝什么汤啊!老韩,老岳那边儿出事了?”李振洋心知不好,“你别吭哧啊出啥事儿了!?”


他正跺脚呢,就听韩沐伯说:“二梯队来电,庞权指挥失误,岳明辉逼宫了。”


“这没问题啊,庞权那人,贪生怕死的老家伙,老岳干得漂亮。”


李振洋在坤州待了这些年,早就对庞权这老小子看不上眼。仗着自己年纪大,在军队里有威信,就对岳明辉指手画脚的,甭说逼宫了,李振洋心想,他要是在场,准替岳明辉再好好收拾他一顿。逼宫算什么,逼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才算完。


他在这儿自己想得好好的,抬头又看见韩沐伯拧着眉头,李振洋心下一惊。


“庞权不会给他下绊子了吧?不可能啊,周锐跟在他身边呢,就周锐那拥护老岳的样儿,谁反对他直接就一麻袋给装了扔战壕里啊。”


“你听我说完——联络员说,说他们少帅带队去了左翼,今早上有人看到,他被一流弹炸到了右胳膊。”


   


李振洋整个人都懵了。


   


然后只一秒他转身抓了衣服就又往外去,韩沐伯扬声喊他:“你干啥去!”


“去阳庄!”


   


“你现在是一梯队的人!没有命令你敢随意出兵?”


   


“处分回来随您给!”


只是远远看到而已,不一定真的炸掉了胳膊,李振洋风风火火地跑出去,心里不住地说,就算炸掉了胳膊,岳明辉你他妈也给老子把命留下来!


你的命是老子的,阎王要敢收,老子带着桃木剑也要杀上门!


  


勤务兵端了碗热汤正往里走,就看李振洋风一阵跑出去,差点把他震的连汤都洒了:“司令,李团长这是干啥,咋汤都不喝呢?”


   


韩沐伯夹了根烟,看看门口,李振洋早就跑得影儿都没有,他叹口气。


   


“算了,随他吧。”




哒哒哒哒哒——


轰轰轰轰轰——


    


“都他妈傻了吗!趴下!趴下!”岳明辉哈着腰在战壕里跑,扯着嗓子,“人家迫击炮在那儿架着你给人当山头?趴下!谁给你的能耐让你拿机关枪了你看着敌人了吗你!”他一把拽了一个兵下来趴着,就听旁边不足十步轰的一声炸了他们一身土。


满耳朵嗡嗡嗡,岳明辉被震得丢了一瞬神,眼见得身边小兵眼神儿都震飘儿了,他抓着枪托子就给人肩膀上捶了一记子,“小崽子长点记性!”


警卫员沿着战壕猫腰跑过来,“长官,军需官上报,咱们的补给只能撑……一天了。”


“不错了已经。”岳明辉摘下帽子抽了抽腿上的土,听枪声雨点子一般,“敌军到现在估计也是强弩之末,他们这次进攻到头了。咱们只能拖,尽力拖,拖死这帮逼崽子,拖到最后还有命的,记得给自己留颗光荣弹!通令下去,半个时辰之后,组织进攻!”


“是!”


   



不想眯着眼睛还没感觉有十分钟,就又听到了枪点子声,岳明辉没睁眼睛,哑着嗓子问:“哪个不长眼的动枪?”  


    


警卫员举着望远镜,嘴都长大了: “长官——长官有援军啊!敌军阵地被偷袭!” 


“援军?哪门子援军?”岳明辉清醒了大半,就听警卫员惊喜的声音:“长官!是一梯队三旅二团的人!我看到袖标了!”


第一梯队,三旅,二团。


    


岳明辉一个打挺儿起来:“给我给我给我看!”


    


待看到了熟悉的字眼熟悉的人影后,岳明辉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一样一样的,拔枪高喊:“弟兄们!咱们来援军了!愣着干嘛给我打!炮弹不用省着都他妈给我往对面倒!”


我操我操我操李振洋我操!怎么是你!


    


阳庄守住了。


最后整理战场整军的时候,李振洋逮个人就问你们少帅呢,得到了指示方向刚要抬腿跑,就看到有个人远远地站到了他对面。


满脸跟糊了碳似的,本来墨绿笔挺的军装也皱成了抹布。


李振洋下意识去看他右胳膊,还好还好,没有绷带,然后对面那人蹭蹭跑过来推他一下,力气大的差点给他推一跟头。


   


“你他妈不是失联了吗!没死啊!”


    


“你都没死我哪儿能死!狗娘养的的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岳明辉狠狠抱住了李振洋。


    


旁边经过的都是岳明辉的兵,这一看自家铁血少帅靠在别人怀里,都惊掉了大牙。


    


“胳膊没事儿?”


   


“没事,就蹭了道口子,又不是直接炸上去了。”


    


“别胡说八道,没边没沿的。”


    


岳明辉心里明镜儿的,两个人都是聪明人,他领着李振洋往临时指挥所走,说:“处分回头我跟老韩说说,我的面子不给我爸的面子他总给吧。”


    


“不用你操心这些,还有个事儿得告诉你,我来的时候碰上了秦子墨的部队,顺手帮了个忙。”


    


“所以——”


    


“所以他现在往你们这儿正面战场赶,这个时候估计到了,你什么都该放心了。”


    


岳明辉瞧了眼李振洋。


    


李振洋哼了一声:“咋地?不服啊?”


    


“你能耐啊!李振洋你行啊你!”


    


“谁告诉你我不行的?我行不行难道你不知道?”


    


这么一说,岳明辉就不由自主想起了坤州演习。


    


他斜了李振洋一眼,“别蹬鼻子上脸啊。”


“上谁的脸啊,不服?不服来战啊!”


    


“行啊,战就战!”



后记: 大平关一役后,李振洋虽违反军规但军功卓著,授予上校衔,同年升任三旅121师师长

  35
评论
热度(35)
  1. Moonlight Jellyfish岳本岳 转载了此文字
    天啊啊啊啊啊太棒了吧

© Moonlight Jelly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