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light Jellyfish

Every teardrop is a waterfall.

 

周翔/《江波涛讽孙翔出柜》Chapter 7

K l a r:

#1    #2    #3    #4    #5    # 6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这篇更了!


然后麻烦各位小天使回去翻一下全文吧,因为#6都是去年6月份更的了……所以不看前文肯定忘了这篇是个什么鬼了……万万没想到竟然年更了,对在等的小天使们说句抱歉,然后这篇,一定一定会完结的!信我!




*




#7






年前,轮回以最后一场10-0收官排位赛,并毫无悬念地位列第一。正好孙翔上次在微博上夸下海口说再10-0就让周泽楷给粉丝唱歌,又赶上直播如火如荼,于是轮回高层灵光一现乐呵呵地决定给粉丝来个大福利——给广大粉丝直播轮回年前疯狂ktv。


 


刚接到这个任务时,除了孙翔的各位都是拒绝的。


 


但很快吴启和吕泊远就思考透彻、释然了,因为孙翔特别不理解地说了一句“这多好的事啊,这样杜明鬼哭狼嚎的时候我就有事干分散注意力了,难道你们喜欢听杜明唱歌?!”


 


被点名的某人试图冲上掐死孙翔,但刚到孙翔面前就被周泽楷伸手小幅度地拦了一下,杜明非常不甘心地停了手,但嘴不闲着:“那在微博上吹自己歌王的某人得赶紧练习练习吧,万一又唱不上去了,那可就太丢人了!”


 


“我什么时候唱不上去了?!”这回是孙翔试图冲向杜明,但杜明早在孙翔行动之前躲到了江波涛的身后。


 


还仗着前面有东西挡着,杜明不怕死地依然怼着:“有本事别又唱倔强!听都听腻了!”


 


“不唱就不唱!我这回唱之前没唱过的行了吧!”


 


江波涛看着这俩活宝,有些心累。抬眼看向周泽楷,他眉头还是有些皱着,想来这事对于在不熟的人面前很少活跃的周泽楷而言,确实有些困难。


一边看着拘于人前的周泽楷,一边听着孙翔宏图大志未雨绸缪“万一他们听完我唱歌都成我歌迷了怎么办啊……”,的江波涛,不禁深深地陷入了思考: 这世界为什么就不能平均一点呢?


 


但就是因为不平均,因为各有特点,因为独一无二,才会相互契合,才会互相吸引啊。


 


起码看到翔翔这么跃跃欲试,小周不会拒绝了吧。


 


 


事实上孙翔是很跃跃欲试,但等真的开始直播,迎面满地铺地的弹幕,其中一多半还是“孙翔我爱你我要给你生猴子”这种直白得让小处男脸红的内容,孙翔立马怂了。没瞅两眼直播页面,粉丝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孙翔这张帅脸,孙翔就举起手机,把摄像头到处乱转,还支支吾吾地解释“给、给你们看看这个ktv的装修哈,还、还是不错的……是吧……”


 


相比之下,反倒是周泽楷比较淡定,静静地看着弹幕,脸上没什么大的表情,虽然一言不发,但脸还是帅的,气质还是高冷的,人设还是没崩的。队长就是见过大世面,江波涛心里刷过一片666666,并继续回答弹幕里不知道问了几次的问题:“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小周现在在想什么欸。”


今天的江波涛也很心累呢。


 


杜明吴启吕泊远三个人又凑在了一起,互相念着对方弹幕里最有趣的,三个人互相打着闹着笑着。


“杜明杜明,你是我的朱砂痣,我的白月光,是我磨人的搓澡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磨人的搓澡巾什么鬼?!”


“哼傻了吧,你不知道最近那个特别流行的表情­——你真是个磨人的搓澡巾?”


“难道你们不好奇这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吗?!”


“启酱,你为啥叫吴启啊?说起来全是泪啊,你知道我第一次跟我男神聊天的时候说喜欢吴启然后我男神教育我好久说吴起屠城埋活人吗?!嘤嘤嘤!!……悲伤我能懂,可是埋人的难道不是白起?”


“对啊,吴起是起义的那个啦,大泽乡记得伐?”


“妈的,那是吴广!”


“嗯嗯嗯??那小虎队……等等那是吴奇,隆?”


“变法的才是吴起好吗不知道就别瞎bb我谢谢你俩了!”


“求远远直播念——吕泊远你看见没啊赶紧念啊!!”


“红鲤鱼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第四个字就!“


“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鱼……驴!”


“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那你念啊!!……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从京京冀……”


“津啦不是京!”


“啊?津津冀?”


“天津,天jin好不好啊!欸现在在的有没有天津的粉啊,都赶紧脱粉吧你们。”


“喂喂喂,杜明!津京冀,欸不对,津津冀……”


“北京人们挥舞起你们的双手,让我看到你们的手,对就是这样,然后退出直播,没错,然后取关,这样你们就又好汉一条了!”


“滚滚滚,京津冀!京津冀京津冀!行了吧?!欸我去妹子你是粉是黑啊??”


 


 


孙翔在人际交往这方面一向都是,看着阅人无数目中无人,若有人问起他也会夸下海口,但要是来真的,那就会怂到不行。


 


其中一个表现就是,微博粉丝比他少的江波涛,直播都做过两三次了,而对于孙翔,这是他的第一次直播。


 


好吧好吧,江波涛谁啊,轮回第一人精,那他做作对比有些不合适,但传说中的冷场小王子——人家周泽楷,也是上过直播的人啊,虽然上一次直播是轮回和蓝雨打完比赛一起吃饭时,黄少天拉着周泽楷入镜了二十分钟,且一直是黄少天在说着说那、周泽楷吃这吃那,但好歹也是和大家通过直播,打过招呼了。


 


反观当时的孙翔,一开始明明坐在周泽楷旁边,但一看见镜头开了,立马撒丫子跑到杜明吕泊远吴启那边,不管黄少天说什么,就是打死不过去。可黄少天哪儿听他的啊,你不过来就算了,我不会转屏幕吗?机会主义者的名号可不是白担着的,趁孙翔一个不注意,说时迟那时快,黄少天的右手一个风骚的走位就把手机转开一个角度,但不料——周泽楷迅速出手拦住,还冲着黄少天微微笑了一下,这下,直播间立马炸了。虽然是蓝雨副队长的直播,但颜就是正义,面对枪王大大的微笑杀,一些蓝雨粉刷着弹幕表示需要脱粉三秒钟沉迷周泽楷的微笑无法自拔,黄少天一个暴脾气就把镜头转回来,别什么孙翔了,周泽楷就此都结束他的二十分钟直播日程了。


 


所以,话说回来,这真的是货真价实的,孙翔的,第一次直播。


 


所以孙翔,不出意料的,比较怂。


 


当他正不知道还能怎么夸这个装修其实也不是那么、那么、那么好的包间时,杜明石破天惊的一嗓子救了他。


 


杜明何人?


 


轮回真爱粉内部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做周泽楷的口才粉,不做杜明的歌粉。


因为前者,虽然周泽楷都不怎么说话,但好歹还是有希望有未来的,但杜明唱歌,唱得让所有人都很怀疑还有没有明天。


 


不是还有那句话吗:关门,放狗,让杜明唱狂流。


一曲唱毕,那真的是如同歌词:没有人,没有人。


 


孙翔看着杜明抱着麦架唱得如痴如醉的样子,非常疑惑地感叹:“我一直挺好奇的,你说杜明……他天天听着我和周泽楷这种级别的人唱歌,他怎么还没有要么出去找老师学,要么闭嘴安静喝水的觉悟呢?”


 


看着直播的粉丝笑成一团。


轮回内部气氛好,大家都知道这一点,但实际上大家仍在不断地更加知道这一点:谁也想象不到轮回的内部气氛能有多好。


 


所以气氛这么好,怎么能没有跑到杜明那边复述孙翔这番话,好让他们掐起来,得以听歌吃瓜的粉丝呢?


 


“孙翔!你丫要不就上去唱要么就闭嘴安静喝水!真是的,我唱个歌你bb啥,吃你家大米啦?!”杜明隔空扔来一个不服和挑衅。


 


孙翔的粉丝们立马在直播里刷着,求唱求碾压,想听么么哒。


么么哒……孙翔的脸有点红,现在的女孩儿怎么都……这么不、不矜持??嗯???


 


为了不让粉丝们看到自己脸红的样子,来保持高冷的翔哥形象,孙翔一个抬腿直奔麦架,背影雄赳赳气昂昂。


 


对,只是为了保持高冷的翔哥形象,才不是因为什么么、么么哒。


 


今天的翔哥依旧十分高冷阅人无数目中无人,请粉丝们不要乱吃洗脑包,靴靴。


 


 


伴奏响起的一瞬间,周泽楷有些错愕。


 


他知道依孙翔的性格,被杜明一激,断不会再唱倔强。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孙翔会唱平凡之路。


 


孙翔坐在屏幕对面的高脚椅上,一手扶着话筒一手虚搭在麦架上,两条长腿随意地交叉垂地。银色的麦架在不停变化颜色的灯光照耀下,折射着不同的光晕,但周泽楷分明觉得,再五彩斑斓的好看,也不如此刻孙翔脸上那两汪摄人心魂的深潭。


 


“徘徊着的,在路上的


 你要走吗,via  via ”


周泽楷注视着孙翔,注视着他一开一合的嘴,注视着他微微晃动的头发,注视着他不安分的两条长腿,注视着他流转各色光芒的眼睛。却突然,那双眼睛也正注视着他。


 


“易碎的 骄傲着


 那也曾是我的模样”


孙翔突然垂下眼睑,头也微微垂下,大概是因为这不期而遇的对视,周泽楷比较愿意如此推想。但大脑仍是在他下令忽视之前过滤出了歌词的敏感,周泽楷觉得胸口特别沉特别闷,他不愿猜想孙翔是不是也是如此,或者更甚。


 


“沸腾着的 不安着的


 你要去哪 via  via ”


那不是我要去哪儿,周泽楷想,他唱的分明是,我还能去哪儿。


 


“谜一样的 沉默着的


 故事你真的在听吗 ”


孙翔终于又抬起了头,再次看向了周泽楷的方向,他的眼睛像雪后的九寨沟,弥漫着水汽,却仍清澈见底。


此刻的周泽楷,这可能是他这辈子以来第一次甚至可能是唯一一次,那么那么渴望说话,渴望表达,他希望孙翔知道,他甚至希望全世界知道,他希望他能告诉孙翔:


我在听啊,我在听着你啊,我在看着你啊。


你看见我了吗。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茫茫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


周泽楷知道,孙翔听见了,因为孙翔一直看着他,那深潭里全是自己遥远而模糊的影像。


高音时孙翔向后仰头,勾勒出突出的喉结和流畅的颈部曲线,周泽楷分明看见一滴汗在他的锁骨上摇摇欲坠。


 


“直到看见平凡 才是唯一的答案”


周泽楷极力忍住他想切歌的冲动。


一方面,这首歌是对的,孙翔唱这首歌是非常适合的,每句话都倒影着曾经的孙翔,每句话都奔跑着未来的孙翔,周泽楷是知道的。这是大多数人的人生,是芸芸众生的人生,他知道的。


可周泽楷无论如何也不想听到孙翔唱,平凡是唯一的答案。


 


你不平凡啊,孙翔。


 


这个念头翻来覆去在周泽楷的脑海中翻滚,他甚至漏过了很长一段歌曲,直到他听见更让他心疼的: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 只想永远的离开


 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 想挣扎无法自拔


 我曾经像你像他 像那野草野花


 绝望着 渴望着 也哭也笑着平凡着 ”


周泽楷看着孙翔,他知道孙翔哭了。哪怕ktv的灯光再迷幻再变换,他也不会看错孙翔眼角的红意和眼中的闪光,可这次孙翔没有垂下眼睑没有低下头,他咬着嘴唇梗着脖子,把目光投向更高一点的虚空,好让眼泪慢慢蒸发。


周泽楷是多么心疼啊,周泽楷是多么骄傲啊。眼前的这个人,明明那么年轻,却在短短几年了经历了那么那么多,过往越黯然,此刻越璀璨。


 


他是孙翔啊,他不平凡。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茫茫人海


 我曾经问遍整个世界  从来没得到答案


 我不过像你像她 像那野草野花


 冥冥中 这是我 唯一要走的路啊 ”


周泽楷看着孙翔,他知道他自己哭了,视线模糊了,只能看到一块又一块颜色不同的色块,他看不到孙翔的眼睛了。但模糊间,他又看到了孙翔的眼睛,那是一双更大的眼睛,大到他甚至可以看见孙翔眼睛里一帧帧闪过的画面。


那扛着被火焰包裹的重剑的狂剑客,是越云意气风发的横刀;那水面波光粼粼的,是杭州的西湖;会议桌上视线交错气氛诡异的,那是嘉世吗;千机伞伞尖闪烁的银光,叶修对他说去玩超级玛丽吧;手指在键盘上纷飞,公共频道上赫然一行“我劝你再多回复一些才好,我不着急”;手指停在键盘上方,这是他第一场也是唯一一场直接退出游戏的比赛;盛夏炎热到视线扭曲的上海,周泽楷站在轮回的大楼下对他微微笑;一场场10:0,一点点重新生长出来的自信;灿烂阳光下,走在最前的杜明吴启吕泊远挤在一起嬉闹,后面跟着江波涛方明华正在讨论给方明华家小孩报什么课外班,最后是周泽楷笑得眼里落着上海盛夏最耀眼的光。


 


“时间无言 如此这般 明天已在眼前


 风吹过的 路依然远 你的故事讲到了哪”


 


最后一句,孙翔是闭着眼唱完的。


是啊,还有很长很长的路等待他涉足挣扎,故事远远还没有讲完啊。


 


等孙翔睁开眼,他愣住了。明明刚才还坐在远处的周泽楷,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你……”


 


孙翔惊讶地还没说完,他就听见这个平时不怎么愿意讲话、讲话声音特别小的队长,声音洪亮而深情地对他说:


 


 


“你不平凡呀,孙翔。你特别特别好呀。”


 






TBC




我记得有小天使跟我讲过她眼中的这篇的风格:一开始笑得不行,然后被虐得不行。


希望这章依旧是以前的感觉,以及随着全职动画开播,孙翔又会经历被人误解被人骂的过程,但我还是要说,我一定要说:




孙翔真的,特别特别好啊。



  471
评论
热度(471)

© Moonlight Jelly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