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light Jellyfish

Every teardrop is a waterfall.

 

【洋岳】眼中的星空,比昨天更绚烂

皮下是不是洋洋!快说!

沈骓:

//短,甜,一发完


//衣服的梗,感谢小姐姐提供的物料


 


我是坤音的衣柜,也可以说是岳明辉的衣柜,别看我现在说起来挺骄傲的,其实我花了好几个月才消化这个事实,并且接受这个设定。说起来挺气人的,在进坤音之前,我是北服排的上名号的精致boy,认识岳明辉简直是一个灾难,这个人表面上看上去人模狗样的,私底下邋遢到不行,还美名其曰是理工男的代表类型,高智商的象征。他邋遢我当然没意见,但是至少不要波及我的领地。刚认识不久的时候,这人厚着脸皮问我借衣服穿,我没好意思拒绝,也想不出要把哪件衣服借给他穿,就让他自己去我的衣柜里面挑。回想起来这简直是万恶之源。


 


听到他对我的衣柜啧啧称奇我还是虚荣心爆棚的,衣服借出去的抵触感也消退了几分,看着岳明辉穿着我的衣服,感觉档次上升了好几个层次,衣服的主人甚至还生出了一点儿成就感。然而这一切的愉悦都在中午吃饭看到岳明辉不小心把油渍沾在了我的白衣服上面的时候消散得一干二净。


 


偏偏他还毫无知觉。


 


有一回听到岳明辉对小弟轻声抱怨我好像对他不太待见,我冷笑一声,心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没眼力见的人。


 


更没眼力见的是,他明知道我不待见他,他还是毫无顾忌地向我借衣服穿。我当然可以残忍拒绝他,但是我为什么没有?


 


说实话,其实我挺佩服岳明辉的。他一个海归研究生,在北京有房有车,还考上了北京的公务员,就为了梦想放弃自己现在拥有的令人羡慕的一切。他原本应该是有一点储蓄,但是由于对家里头隐瞒了辞职这件事,还得逢年过节买点油和米当作公司发的福利带回家。一开始岳明辉向我借钱的时候我真的不乐意,这个人又问我借衣服穿,又问我借钱,我真的不是小气,我就是对他有偏见,我觉得他在占我便宜。我忍不住和岳明辉挑明了之后,才了解到内情。


 


既然了解缘由,衣服当然得借。我对此坦然之后,岳明辉反而扭捏起来,宁愿光着膀子也不愿意开口向我借件衣服穿。情况在博文来宿舍采素材的时候才有所好转,用博文的话来说就是懒得多打几块马赛克,对于他来说岳明辉穿得越多越好。这个岳明辉刚开始还不乐意,说是埋没了他的好身材,在看到博文毫不留情地在他身上打满马赛克之后才认命。


 


我很喜欢看岳明辉吃瘪的模样。岳明辉一看见博文举着相机进屋他就过来跟我借衣服穿,我当然要摆出一副地主的姿态,和他翻翻陈年旧账,看他抓着我的胳膊急眼。


 


我和岳明辉是在搬宿舍之后拥有睡在同一张床上的缘分的时候变得熟悉起来的。岳明辉的态度发生了360°的转变。他从一个哀求着我借他衣服穿的贫农翻身变成压榨地主的官僚主义,我俩同用一个衣柜,他的衣服放在最上层,剩下的都是我放衣服的空间,而最上层的衣服我就没见岳明辉动过。


 


是的,最开头我说了骄傲。所以在岳明辉不再从我的衣柜里面挑衣服穿的时候,我出乎自己意料地产生了一丝不习惯的感觉。在大厂参加比赛,穿私服的时间不多,况且公司还给我们四个人都带够了衣服,这个忘恩负义的岳明辉,不找我借衣服之后,竟然还在逐渐减少和我相处的时间。


 


处在一个高压环境中,我不太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还记得是在舞台排练的前几天,晚上我没睡好,却要在凌晨的时候起床训练,岳明辉第一遍叫我起床的时候,我应了一声,转眼就睡了过去。睡得迷迷糊糊听见宿舍的门开开合合好几遍,我挣扎着睁开眼坐起身。听到岳明辉轻声叫我的名字我才反应过来,我还裹着被子在赖床。这回我是真的醒了,半睁着眼睛看着墙壁发呆,听见岳明辉喋喋不休的声音顿时火气就冒上头,伴随着这些天对岳明辉的不满,吼了他一句。岳明辉微微一怔,无辜地看向我,脸色一变。就在我以为他要发火的时候,他转身带上门,留下一句轻飘飘的话:“大家都在等你。”


 


他和我不是一个训练室,甚至不是一个宿舍,那时候我和小弟已经从最开始分配的宿舍搬出去了。路过岳明辉训练室的时候,我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他的舞蹈动作还不是很熟练,一个动作做着总是要停顿一下,甚至不是很放得开,好像在顾忌着什么。岳明辉一个抬手的动作,露出一小截腰,我才注意到他腰上绑了护腰,脑子闪电般地反应过来,岳明辉的腰伤犯了。


 


我蓦地推开训练室的门的声音把所有人吓了一跳,岳明辉站在原地向我看过来,对上我的视线的时候很明显地闪躲了一下。我顿时一阵后悔,我冲着他撒什么起床气呢,他又不欠我什么。


 


我没跟凡子和小弟说,独自带着岳明辉出厂看腰伤。之前我住院的时候就想过一个问题,我膝盖伤的时候有岳明辉照顾,小弟一个小感冒都能得到岳妈妈细微入至的关照,那岳明辉自己呢。先不说腰伤,我一直对岳明辉习惯躲在暗处舔伤口的事情耿耿于怀,我想说其实我真的是一个值得依靠的人。


 


听到医生的诊断,我才意识到岳明辉的腰伤比想象中严重得多,医生还说,这是长期劳损的结果,但凡早点来看病情况就不会像这一次这么糟糕,年轻人要多爱护自己的身体。岳明辉还开着玩笑和我说,“我不是年轻人,我已经是中年岳了。”


 


我说:“哥哥,咱不拼行不行?”


 


对不起,我实在是压力太大了。那时候刷的一下哭出来,把岳明辉吓了一跳。他缓过神竟然看着我慢慢笑了起来,他说:“洋洋,我想和你一起出道。”


 


但是最后我们还是没能一起出道。


 


倒是离开大厂的时候,我俩是一起的。


 


公司安排了假期,原本打算自驾游,临时改变计划飞去泰国。头一天晚上,我俩失眠,躺在床上,翻了个身发现对方还瞪着眼睛,不约而同地从床上坐起,跑到阳台上看星星。我扣着岳明辉的手腕靠在躺椅上,仰头看着星河满际,忽然觉得失败也不是什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至少可以陪着岳明辉。


 


身边的人或许产生了和我一致的想法,反手顺着我的手腕向下滑,在我愣神的时候完成了一个十指相扣的动作。捕捉到第一颗流星划过的时候,我起身和岳明辉接了个吻,闭上眼睛许下一个愿望。


 


“希望能和岳明辉一起出道。”


 


这是陪伴的承诺。


 


我和岳明辉谁也没有先开口说爱,自然而然牵手,接吻,甚至更进一步的接触,直至灵魂,熟稔地像在复习婚姻。我们也在契合的过程中缓慢磨合着。


 


岳明辉有个老毛病,喜欢把负面情绪藏着一个人消化,我在努力纠正,他也在慢慢妥协。但是在关乎团队的问题上面,他表现得意外固执,我总是得费尽心思从蛛丝马迹中找到事情的根源。


 


但其实我发现,相处久之后,岳明辉的心思我都能摸得一清二透。况且有些事情,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拿出来大做文章。


 


久远的事情不提,说一次最近的活动。我们四个人要去上海参加CCG漫展,我都给岳明辉选好了机场服,他愣是自己搭了一套想让我评头论足的服饰。下了飞机,我和岳明辉站在路边等车的时候,粉丝聚在四周,我听见粉丝说:“洋哥,我喜欢你。”


 


岳明辉低着头窃笑。我看了一眼岳明辉笑道:“喜欢岳岳吗?”


 


岳明辉头低得更深,几乎要埋进衣领。


 


一上车,避开粉丝的视线后,我搭着岳明辉的肩膀,靠近他,说道:“我的粉丝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岳明辉敷衍地学着粉丝的声音,说道:“喜欢喜欢。”


 


啧,你这个岳明辉。


 


“岳明辉你真贪心。”


 


“我喜欢你,还不够吗?”


 


***


 


Dbq,闭关考研的我又出来写文,今天的梗我太喜欢了。谢谢MJ宝宝的分享。偶尔逛一逛洋岳tag有点郁闷,忍不住出来添上一笔纯洋岳文章。


 

  87
评论
热度(87)

© Moonlight Jelly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