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light Jellyfish

Every teardrop is a waterfall.

 

【娄岳/卜岳】许你月圆_1

610233:

hello我又搞事情了~~~


这梗是想写好久了,感谢wuli暴富老师资瓷~~~~~


别骂我,就是想搞~~~


篇幅还不太确定,反正还是纯爱故事,感谢大家观看。


如果喜欢的话请给我点个红桃心给个评论好吗~~~~谢谢~~~~


--------------------------------------------------------------------


1.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娄滋博已经站在坤音宿舍的门口了。


 


地址是早就知道的,那张字丑的要命的小纸条在手里被捏来捏去,湿漉漉的浸着手汗,黑色马克笔的笔迹有些晕开。


 


娄滋博叹了一口气,走到门前,抠了抠门,又收回手,谁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犹豫不前。


 


嘎达一声,门开了。


 


穿戴整齐的卜凡从门内出来,像是要赴什么约,看见娄滋博有几分疑惑不解。


 


“你是,来找老岳的吗?”卜凡一挑眉,先发制人。


 


“嗯对,我来找他说点事儿。”娄滋博捏了捏手心里的纸条,几滴看不见的冷汗从额头滑落。


 


“哦,他在,你进来吧。”卜凡侧身让人进来,直勾勾的盯着他换鞋子。


 


听到动静的岳明辉从卧室里出来,白色的睡衣松松垮垮的挂在肩膀上,露了大半截锁骨,明晃晃的耀眼。洗得发白的篮球短裤挂在胯骨上,细细的脚腕子露在外面,没穿鞋。


 


“老岳,你怎么又不穿鞋?”娄滋博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并不高明的开场白。


 


“咦,你来啦?”岳明辉挠了挠头上的小揪揪,“我在家穿什么鞋,凡子你怎么还不走,你不是有事儿吗?”侧头越过娄滋博看着门口当门神的卜凡,问了一句。


 


卜凡抿着嘴严肃的看着屋里的两个人,刚想说些什么,就被急促的电话铃打断了,嗯嗯啊啊的应了几声,只得带上门离开了。


 


熟悉的关门声,屋里两个人面面相觑。


 


“滋博,你怎么来啦?有啥事儿吗?”岳明辉歪歪头看着他,眨了眨眼表示不解。


 


“老岳,你自己说的让我没事儿找你来玩儿,现在又问我这个?”娄滋博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人,好像才几天没见,又好像几个月,好像几年。


 


“嗨,没有的事儿,你来呗,进来坐进来坐。”岳明辉领着他进屋,薄透的白色上衣似乎看得到肩胛骨的轮廓,娄滋博咽了一口口水,跟着他进去了。


 


“怎么突然想起找我玩儿呀?”岳明辉捧着一缸水喝了一口,想了想家里也没什么招待客人的东西,把水杯往前推了推,“我们这儿是啥也没有,你要喝水就喝我的,别客气。”


 


“我跟你客气什么。”娄滋博嘟囔了一句,“我是想说,下个月我生日会,你来不来?”


 


“哟,这是邀请我哪?连个请柬都没有,你岳哥规格很高的,你这样可不成。”岳明辉笑的露出小虎牙,甜滋滋的,“下个月就十八啦滋博?成人啦?”


 


“对啊,啥也没有,就一句话,你来不来。”娄滋博看了他一眼,眼神带着几分笃定。


 


“来来来,我兄弟的生日会怎么会不来。”岳明辉乐的更开心了,“你都亲自来了比什么都重要啊,这点面子岳哥不会不给的。”


 


“不是什么兄弟。”娄滋博小声嘀咕了一句,拿起岳明辉贴了名字的水杯喝了一口。


 


“你说啥?”岳明辉挖了挖耳朵,没听清。


 


“没啥”


 


“最近怎么样啊都?还好吧?”老套到几乎让人无语的搭话方式,岳明辉同志的管闲事作风又一次忍不住发作。


 


“瞎客气什么呢你老岳。”娄滋博送了他一对白眼,这人反而笑的更开了,眼睛都眯起来,弯弯的像两瓣月牙。


 


“没有,就是关心关心我弟弟呗。”岳明辉又乐了,仿佛想起来什么,“你之前发的那个微博,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要出柜啊我弟弟这是,结果一看时间,嗨,愚人节。”


 


“那个微博……”难得娄滋博有些语塞,“我出柜也不是跟他啊。”回答的莫名其妙。


 


“嗯?啥意思?”岳明辉有点没听懂。


 


“没啥。”娄滋博摸了摸鼻尖,“你呢,最近好吗?”


 


“我?挺好的啊,公司过两天安排我们出去玩,”岳明辉摸了摸头发,“算是挺好的吧,都挺好的。”


 


“真的吗?”娄滋博有些狐疑,他对这个人算得上太了解了,什么都憋着不肯说,什么都觉得自己能搞定,也不怕自己憋炸了。


 


“哎,挺好的吧,你也知道,走上这条路,不得不面对的这些事儿,没事儿。”岳明辉笑着,嘴角的笑意却没有到达眼底。


 


“你就是……”娄滋博瞥了他一眼又翻了个白眼,“嘴硬。”


 


“嘿嘿。”岳明辉这下是真的乐了,他这个弟弟,什么都爱说出来,但这样也好,省去了他习惯性演戏的精力,省心省力,“就真的还好,毕竟我选择了这条路嘛。”


 


娄滋博忍不住叹了口气,他在大厂用了多长时间才让这个人愿意跟自己说两句真话,没想到刚分开没几天,又开始跟他演戏,仿佛那张永远微笑的面具带了磁铁,吸得紧紧地拿不下来。


 


没寒暄几句,娄滋博便没什么理由再打扰,起身走人。临走的时候实在是没忍住,伸手揪了一下岳明辉的小辫子,歪歪扭扭的挂在头上,“我走了,老岳,你好好照顾自己。”


 


“嗯嗯,你哥我这么大岁数了这还用你个小屁孩教,滚吧滚吧。”岳明辉拍了拍他,一点没在意头上的小辫子被辣手摧花,开门把人送走了。


 


“哔哔。”


 


岳明辉的手机亮了,刚刚走出没几米的人来的微信,【你晚上吃什么?】


 


【问这干嘛。】岳明辉摸了摸平坦的小肚子,被迫思考起这个问题,【不知道呢,凡子不在家。】


 


已经坐上出租车的娄滋博对这个人的脾性心知肚明,这句话就是说没人给他煮饭了今天,大概又要泡面混过去。


 


【等会记得开门。】


 


【开门?开什么门?】岳明辉满头雾水,拉开门看了看,楼道里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等会你就知道了,好好吃饭,别天天看些有的没的的。】


 


【你这个孩子小小年纪怎么话这么多,还教训我?】岳明辉眉毛挑的老高,颇有几分不爽,噼里啪啦的敲着手机,仿佛要敲出一个洞,【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要你教育我。】


 


收到消息的娄滋博弧度微小的笑了一下,眯眯着眼显得格外高兴,像小老鼠偷吃了粮,被露水充分浇灌过得小萝卜,水灵灵的,【你这么大个人还不靠谱,还得未成年替你操心。】


 


【我要你操心什么了你说说清楚?】岳明辉格外的不爽,刚发出去上半句,门铃响了。


 


一脸狐疑的岳明辉跑去开了门,门口站着熟悉制服的外卖小哥,给了他两个袋子,一份是宫保鸡丁盖饭,另一份是一大盒现切水果。


 


岳明辉给外卖小哥打了招呼,合上门就接到了娄滋博的电话,大概是那边外卖送到的信息发过去了。


 


“喂,收到了吗?满意吗?”


 


“哎呀,这样多不好啊弟弟。”岳明辉在电话这头笑的龇牙咧嘴,虽说外卖自己也能定,但是被人放在心上照顾的感觉总是好的,“我给你发个红包吧弟弟。”


 


娄滋博冷笑了一声,就知道这个人不肯欠人人情,“你发我也不会收的,敢发我就敢跟你绝交信吗?”


 


“哎哟,我们滋博出息了,都学会威胁他哥了。下次我给你买点啥呀?”


 


“你好好想想我的生日礼物,如果我不满意你走着瞧。”这边娄滋博听见他说话,笑的弧度更大了。


 


“那好吧。”岳明辉摇头晃脑的进了屋子,开开心心的开始吃外卖便当。


 


北京的春季总是格外短暂的,大概就像眨眨眼,便过去了,睡的四仰八叉的岳明辉,梦里没有变成小僵尸的新娘,而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子的声音。


 


“我选老岳,你们都不知道,老岳真的特别好。”


 


似梦也真。




第二章:请不要留情的用力戳我

  277
评论
热度(277)

© Moonlight Jellyfish | Powered by LOFTER